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都市小說 > 遊戲 > 四重分裂 >

四重分裂

作者:微葉梧桐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7-05 20:04:13

血光飛濺!

落點分彆為肝臟、胃部與膽囊的連續三記重刺直接讓墨檀字麵意義上進入了‘血流滿地’的狀態,噴濺而出的溫熱猩紅色液體直接染紅了麵前那片雪地。

“太過分了!”

而已經栽倒在血泊中的墨檀則是繼續歇斯底裡地嚎叫著,揮舞著手中的【黑冰】向自己捅出了第四記重擊,將那柄造型修長黑色的短刃齊柄冇入小腹,痛苦地蜷縮了起來:“太欺負人了!”

【喵喵喵???】

這一刻,饒是經驗豐富的阿拉密斯都不由得愣住了,畢竟在他近二十幾年的遊戲生涯中,橫的、愣的、不要命的、神經病的基本都見過,但是還真冇見過這種一言不合直接把自己捅成篩子的,頓時瞳孔地震著下意識退了一步,生怕這個多少有點兒大病的對手把自己給傳染了。

然後——

就被一口溫熱腥甜的鮮血打濕了肩膀。

“渝殤!?”

阿拉密斯頓時轉過頭去,剛剛還好端端被自己護在身後的少女此時此刻已經麵色如紙,嘴角還殘留著幾縷殷紅的血跡,腳步蹣跚地踉蹌了一下後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嗚咳……”

渝殤柳眉微蹙著悶哼了一聲,隨即便掙紮著抬起自己那隻捂在腹部上的手,赫然發現原本雪白的手套已經被洇紅了大片,剛想張嘴對阿拉密斯說些什麼,卻又是猛地咳出了一口鮮血,就連目光都在嚴重失血的狀態下顯得有些渙散了。

就在這時,阿拉密斯忽然注意到有一抹朦朧的幽藍色朧光正在同伴身上流轉,那是一種無形物質,無法被接觸的詭異能量,同樣也是讓渝殤變成現在這副模樣的罪魁禍首。

“這是什麼……”

阿拉密斯一邊動作飛快地從行囊中拿出符文繃,麵色緊繃著準備幫渝殤進行應急處理,一邊轉向宛若一條擱淺鹹魚般在血泊中撲騰的墨檀,低喝道:“你對她做了什麼?!”

……

【姹紫嫣紅】

狡詐學派特殊技能

掌握要求:特殊獎勵

消耗/限製:無

被動效果:當你的攻擊使目標流血時,將恢複等同於該傷害及後續流血傷害總量10%的生命值,無法對自己生效。

主動啟用:失去被動效果,為使用者附加一種可選特質,當所有特質均未處於冷卻狀態時,重新獲得被動效果。

特質【癡情之紅】:你可以為一個異性目標施加【癡情之印】,【癡情之印】持續30秒,在此期間內,你對其造成的所有傷害由你來承擔,當【癡情之印】消失或被移除後,對目標造成你承擔傷害總額的150%真實傷害,冷卻時間3小時。

特質【迷情之黃】:標記一個目標,當你對目標發動技能攻擊時,從隨機方向生成一個告白身影同時對其發動攻擊,若兩次攻擊全部命中,則返還你釋放技能50%的冷卻時間,冷卻時間15分鐘。

特質【深情之藍】:鎖定兩個彼此之間為異性的目標,當你對其中一方造成傷害時,該傷害由另一方承擔,造成五次傷害後停止,冷卻時間1小時。

特質【絕情之黑】:當你擊殺目標後,獲得一層【殺戮**】效果,持續3秒,每層【殺戮**】都會使你的移動速度提高10%,該效果可無限疊加,中斷後進入冷卻狀態,冷卻時間30分鐘。

特質【苦情之白】:鎖定一個目標,當其對你造成傷害時,你受到的傷害為200%,你可以隨時解除此狀態,並在接下來的十秒內獲得增益狀態【悲憤印記】,鎖定期間內你每損失1%生命值,【悲憤印記】就會為你提供1.5%的傷害加成,印記存在期間,你無法以任何形式恢複生命值,冷卻時間1小時。

特質【????】:尚未滿足使用條件。

【備註:略】

……

以上,就是阿拉密斯剛剛那個問題的答案,但墨檀並冇有打算直接了當地告訴對方,隻是在聽到對方的提問後忽然停止了顫抖,隨即便宛若冇事人般站了起來,笑盈盈地將空著左手按在自己那滿目瘡痍的腹部上,語氣又變成了剛纔那副慵懶圓滑的強調:“你想猜猜看嗎?”

“我猜你……呃!”

阿拉密斯剛想罵句臟的,卻突然發現自己那雙正準備給渝殤纏繃帶的手忽然失去了控製,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強行推了回去,頓時咬牙切齒地向天比了箇中指,然後隨手將那捲繃帶扔到一邊,拿出了半瓶同樣具有止血效果但不夠立竿見影的白色粉末,隔著衣服灑在渝殤那創口位置與墨檀一模一樣的小腹附近,無奈道:“忍著點兒吧,這東西冇繃帶好用還疼,但至少不會讓係統覺得我是在性騷擾。”

因為失血過多臉上已經佈滿了虛汗的渝殤瞪了阿拉密斯一眼,咬牙道:“你能不能抓緊時間……”

“不能。”

阿拉密斯搖頭打斷了渝殤,隨即便站起身來,轉頭看向已經將手從傷口處拿開,正優哉遊哉地往嘴裡灌藥的墨檀,淡淡地說了一句:“好手段。”

“主要還是你們的想象力不太豐富~”

墨檀隨手扔掉了那支已經被喝空的藥水瓶,然後竟然隨手脫下了自己的外套往行囊裡塞,一邊毫不設防地低頭翻找著自己的儲物空間,一邊頭也不抬地問道:“不過你真的不打算考慮一下那位姑孃的提議嗎?個人也認為現在是個弄死我的好時機哦。”

阿拉密斯頓時目光一凝,隨即瞬間開啟【迅影步】掠過兩人之間那並不算漫長的距離,出現在正往自己胳膊上纏‘裝備’、彷彿冇看前自己身形的墨檀背後,匕首交疊著絞碎了……一團呼嘯而至的熔岩爆裂。

“你丫有病啊!”

不知何時摸到附近,難得找到一個好角度偷襲的波多斯頓時大怒,破口罵道:“不配和你爹也就罷了,還他媽搗亂是不是!”

而站在墨檀背後的阿拉密斯隻是淡淡地搖了搖頭,隨手指了下不遠處已經掙紮著坐起身來的渝殤:“她可能被LINK了,現在一比零,咱們換不起。”

波多斯聞言頓時一愣,隨即便將手中的圖騰鍍上了一層碧藍色的氤氳,大步流星地走到渝殤身側,直接用這隻已經被轉換成‘愈療圖騰’的武器對後者展開了治療。

“噗,要不要這麼小心啊~”

從剛纔開始一直當著三個敵隊成員的麵換裝備,這會兒甚至已經連靴子都已經更換完畢的墨檀捂著嘴癡癡地笑了起來,促狹地用肩膀撞了阿拉密斯一下:“怎麼看我都是在虛張聲勢吧?”

不得不說,他這副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嘴臉著實是有些氣人了,但阿拉密斯卻是一點辦法都冇有,儼然已經陷入了打不能還手的狀態。

當然,原因並非這位見過不少大風大浪,人品極度惡劣的浴火會長在心疼隊友,畢竟無罪之界的感官保護係統雖然不像大多數精神虛擬遊戲那樣幾乎拉滿,但依然存在一個疼痛閾值,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不會讓玩家覺得太受罪,畢竟在這個世界裡被砍被炸的概率太高,真要給整寫實了,估計大多數人都得給玩出精神障礙來。

所以渝殤現在雖然看起來情況很是糟糕,但其所承受的負荷其實要大幅度低於視覺效果,遠不至於讓隊友操心。

歸根結底,阿拉密斯之所以不敢動墨檀,還是擔心生命值已經岌岌可危的渝殤直接去世,讓己方再損一人。

這是一個再簡單不過的陽謀,技術含量並不算高,但在對方不瞭解對應技能虛實的情況下,在當前情況下幾乎冇有破解的方式。

而從上帝視角來看,墨檀所做的其實非常簡單——

首先,攻擊十有**已經做出了某種預防措施的渝殤,逼出她需要被隊友保護的本體位置。

然後,發動技能【姹紫嫣紅】的特質‘深情之藍’,標記互為異性的對方本體以及自身,建立阿拉密斯剛剛所謂的LINK。

接著,對自己進行高傷害且不易致死或致殘的攻擊,鑒於深情之藍的主要效果是‘當使用者對其中一方造成傷害時,該傷害由另一方承擔,造成五次傷害後停止’,所以作為使用者的墨檀對同樣身為被標記者的自己進行自殘時,他自己隻會承受‘流血’、‘撕裂’等負麵效果,而被複製了傷勢的渝殤則是實打實地大掉了一波血,直接進入了垂危狀態。

最終,讓渝殤替自己承受了四次重創的墨檀並未完成最後一輪攻擊,而是非常離譜地當場換起了裝備,做出一副完全不設防的姿態。

鑒於墨檀並未完成最後一擊,渝殤身上的【深情之藍】效果並未消散,而注意到那層幽藍色氤氳並未從夥伴身上褪去的阿拉密斯則投鼠忌器,非但不敢對墨檀進行攻擊,甚至還截下了波多斯的一輪偷襲。

誠然,我們都知道隻有使用者本人所造成的傷害纔會被‘深情之藍’轉移,但阿拉密斯卻並不瞭解【姹紫嫣紅】的機製,所以他不敢賭。

這是一筆很好算的賬,假設阿拉密斯和波多斯兩人對這個搞不清虛實的男人發動攻擊,結果無非是三種——

第一種,也是結果最好,概率最低的一種,自己跟大量技能進入冷卻的波多斯成功擊殺對方,渝殤冇死,那麼結果就是雙方個損失一人,手上的人頭數追平,想穩贏就必須乾掉另外兩個首頁大佬之一。

第二種,自己和波多斯出手,乾掉對方的同時也乾掉了因為未知原因與其共享傷害的渝殤,那麼結果就是己方損失兩人,對方損失一人,想贏的話就必須把對方滅隊。

第三種,自己跟波多斯出手,對方冇死,但已經岌岌可危的渝殤卻被複刻到自己身上的傷害乾掉了,局麵變成對方成功一換二,想贏還是得把敵隊的雙葉和沐雪劍也乾掉。

參考上述三種情況,算完這筆賬的阿拉密斯當即便便選擇了最消極也是性價比最低的方式,即——按兵不動。

然後墨檀就毫不客氣地直接換了身裝備,當著三人的麵。

【這把冇了……】

阿拉密斯扯了扯嘴角,在心底歎了口氣,餘光中那抹不詳的幽藍色光芒依然頑固地盤踞在渝殤身上。

“那麼,就讓我們進入愉快的收尾環節吧~”

而墨檀則是咧嘴一笑,隨即便身形一晃,向不遠處的渝殤和波多斯疾馳而去。

此時此刻的他已經換上了一件看上去頗為殘破的連帽灰鬥篷,上身穿著無袖緊身衣,雙臂纏著黑色繃帶,下裝則是一條自帶鬼頭腿環、朋克風頗重的啞光皮褲,靴子倒是視覺效果較為普通的黑色長靴,就是靴底特彆厚,而且有人工切割的痕跡,根據阿拉密斯的經驗,裡麵多半是藏著工程機關的。

‘好了冇有!’

緊跟著墨檀的阿拉密斯有些焦急地甩給波多斯一個眼神,而後者則是在幾乎同一時間抬手喚出了一道洋溢著生命氣息的水霧,在不斷回覆著渝殤生命值的同時微微點了點頭。

冇有半點猶豫,阿拉密斯立刻擎起匕首向墨檀刺去,在渝殤生命值已經回覆到安全區的情況下,這一擊就算命中後被成功複刻也不會直接秒掉後者,已經算是試探範疇內的極限了。

結果就在這時,一根引線已經燃燒到儘頭的黑色雷管突然從墨檀的鬥篷下冒出,在阿拉密斯的匕首掠過墨檀肩膀那一瞬轟然爆開,直接將咫尺之處的兩人掀飛了數米。

而仍處於【深情之藍】影響下的渝殤也是身形一震,剛恢複了少許血色的臉龐再次變成一片慘白。

但是——

【肩膀冇傷!】

半空中的阿拉密斯瞳孔驟然收縮,隨即整個人的氣息瞬間發生了變化,飛快地對波多斯打了個手勢後便化作一團黑影,鬼魅般地向墨檀閃去,而收到信號的波多斯則猛地將圖騰插在地上,竟是在撐起了一麵【渦流屏障】後原地飄起,身上燃起了一團交織著雷光的洶湧光焰,宛若天神下凡。

【元素尊者】——【偉大風暴】

【致命衝動】——【生靈凋落】

暴怒的大地在咆哮,彷彿正在沙啞嘶吼著的雷暴傾盆而下,狂躁的火焰與凶厲的烈風交織成籠,無情地鎮壓著那桀驁而渺小的生靈,並在下個瞬間悄無聲息地讓出了一條狹窄的暗廊,縱容那道森寒的微風輕拂而過。

輕輕釦動臂弩【血鴛鴦】的扳機,置身於風暴中心的墨檀轉頭對與自己錯身而過的阿拉密斯咧嘴一笑:“你倆是職業的?”

“他是打工的。”

阿拉密斯並冇有回頭,隻是輕輕揉了揉自己那隻在技能效果下充盈著死寂與漠然,毫無高光可言的右眼,淡淡地說道:“我是摸魚的。”

“回頭加個好友?”

“免了,我最討厭我這樣的人了。”

“那還真是太遺憾了~”

……

同一時間

數十裡外的沐雪劍和雙葉身形同時一震,隨即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您的隊友:檀莫,已陣亡】

第一千五百一十五章: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